把妹達人

Red Pill是邪說?還是重獲自由的利器?

在我專欄文章中多次提及的「Red Pill」(紅色藥丸),也該是時候替它下個定義了,雖然這定義是以我的角度下的,但我們還是要先交代一下Red Pill一詞的背景。如果你有看過電影《駭客任務》,一定對其中一幕感到印象深刻:墨菲斯找到母體(Matrix)裡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主角尼歐,給了他兩個選擇,一個是吞下藍色藥丸(Blue Pill),在已知的「現實世界」醉生夢死,繼續當上班族,過著原先既定好的日子...
Red Pill是邪說?還是重獲自由的利器?

每一個身經百戰的把妹達人,都會有的心態轉變

如果是第一次看我部落格的朋友,讓我先對把妹達人PUA這詞做一下解釋:PUA(Pick-up Artist)這詞最早源自於小勞勃道尼在1987年演的一部電影,後來被一個叫謎男的加拿大人拿去當成把妹社群的標籤術語(謎男這群人的故事被台灣的大辣出版社出了一系列《把妹達人》的書),這「標籤」就像天地會腳底板下的「清明、反復」、紅花會成員胸前的紅花一樣用來識別,擁有這標籤的人,就是把追女藝術當成遊戲在玩的人...
每一個身經百戰的把妹達人,都會有的心態轉變

把妹必看的十本書(上):工具篇

最近一直被逼著列出把妹領域的書單,仔細想了想,自己在這條路上廝混的過程中的確得力於某些書的幫忙,有些是工具書,有些則是穩定心性。其實書真的是很便宜的學習工具,前提是選對書的話。在新的一年裡,我就把過去讀過覺得很有啟發的書分享給大家,讓大家在把妹領域的眼界能夠更為寬廣,研發出屬於自我風格的神技。
把妹必看的十本書(上):工具篇

誰說跟女生變哥兒們沒搞頭的

曾有人說西方把妹那一套不適用於東方國情,只能在西方國家適用,但我從來就不這麼認為。以《謎男方法》來說,西方人研究學問喜歡把它拆成很多步驟,讓入門學習的人可以去複製這些步驟(或是以為自己可以複製),然後就可以商業化拿來賣錢了,哈哈哈。但,西方的方法論在「境界」的闡述就沒有咱們東方哲學深入,幸好,謎男的書至少有負點責任把希望教給讀者的「境界」點出來。
誰說跟女生變哥兒們沒搞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