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教給蘇秦的第二堂課:主動閱讀

20150107500-1

話說回來,如果蘇秦只是跟鬼谷子學學打坐,那他大可找一間寺廟或道觀,隨便找個和尚或道士拜師就好,不用大老遠的跑去跟鬼谷子學,還熱臉貼冷屁股的搞得很沒尊嚴。但人家蘇秦是來學打嘴炮的,鬼谷子也很清楚,同樣是「道」,比較出世的做法是直接從「真理」下手,像打坐、禪、道家的丹書、佛經這些入手;而咱們凡人因為心有罣礙且礙於資質,所以多半都從「世俗之學」入手,什麼叫「世俗之學」呢?

於是鬼谷子教蘇秦的第二堂課告訴我們:

一、找出自己的興趣

「道」是一切「世俗之學」的本質,世間一切學問,舉凡物理、化學、人心變化這些東西,都逃不出「道」的範疇。以日本這個老愛剽竊我們中國文化的國家來說,他們的「空手道」、「劍道」、「茶道」就是基於這個前提下產生的說法,打打拳踢踢腳能入道、拿把劍砍人也能入道、泡泡茶拿個茶杯轉個兩下?行,一樣也能入道。

所以鬼谷子問蘇秦等四人:「四子欲以何入道?」,孫臏與龐涓答:「欲以兵學入道。」,蘇秦與張儀答:「欲以口舌之學入道。」。兵學跟嘴炮學,初學階段都只能稱之為「術」,「術」的最高等級就是「匠」,比較現代的講法叫「專家」(愛因斯坦表示:訓練有素的狗是也),意思就是除了這門學問,他什麼都不會,是找外包的第一人選,想把事情做好就是要找這種人。至於我,就是從「把妹之學」入道(掩面)。

但格局若要大,就不能以「專家」為最後的目標,可沒有經過專家階段,除非天資極高,像我們這類的凡人極不可能跳過專家階段入道。因此,我們還需要第二個方法。

二、主動閱讀

閱讀是獲得知識跟促進思考最便宜的方法,但這有2個前提:第1個是要讀對書,第2個是要懂得批判與獨立思考。什麼是爛書這兒就不討論,有空提醒我再寫篇文章說說什麼叫爛書,現在假設大家都讀對書,手上都有正確的知識寶庫,好,那怎麼打開它?

鬼谷子確定四人的求學方向後,告訴他們,以後每天早上都到書庫取1本書看,傍晚準時歸還,不定時問四人取了什麼書看,有什麼樣的心得大家討論,說白了就是讀書會的運作方式,同樣一本《道德經》,學嘴炮的就用嘴炮的角度去看,學兵法的就用兵法的角度去看。可是很多讀書之後的啟發只在腦中一閃即逝,而有些認真做學問的朋友,會試著用「讀書心得」來記錄自己的學思過程。

我不確定現在還是不是這樣,在我國小的年代,寒假作業多半會讓我們這些小屁孩讀個1、2本書寫寫心得當成寒假作業,其實仔細去看這個「心得」的格式,會發現一個很詭異的問題:這些作業總是要我們發表「大意」多過於「想法」。我們的小學教育,只要我們把書看懂,而對於批判跟思考這件事只是像沾醬油一樣意思意思一下。

也可以說,我們的國民之所以不懂得思考,從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端倪。只在「書」本身上下功夫,根本就是土法煉鋼的讀書方法啊!

三、正確地寫「讀書心得」

說到「讀書心得」這玩意兒,剛好前幾天跟一位從國外回來的朋友聊天,老外的讀書方法倒是可以參考一下。

這位朋友告訴我,有次課堂開了書單,一週的讀書量就是4本以上,一週後大家要交心得。我這朋友唸的是漢學研究所(其實歐洲才是漢學的重鎮,因為很多竹簡在八國聯軍時期都被偷到國外去了……),妙的是這書單都是中文書,我這朋友讀自己母語的書還沒把書看完,他的老外同學們卻個個能在每本書裡都發表自己的觀點,差點讓我朋友汗顏到想去自殺。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些老外是用一種偷吃步的方法在寫讀書報告。說直白一點,就是透過書去「藉題發揮」。

這些老外在看書的時候,只挑自己有興趣的章節看,看完之後,再依照這個主題去發表、論述自己的心得跟想法。舉例來說,同樣一本《道德經》,可能只有一半跟把妹有直接關係,另一半則是有間接關係,甚至是微乎其微或他媽的根本沒關係,但老實說跟「把妹」的關係到底有多深,還是取決於讀者自己的人生經驗跟自己的領悟。我們在讀書時要緊扣著自己想解決的問題去讀再透過寫心得報告去組織自己的想法。

宋代名相趙普曾有過一句名言:「半部論語治天下。」,我想也是這道理。可你會問我啊,照這邏輯,啊不就讀《論語》也能學把妹?可以!我讀《論語》的感想是:《論語》非常適用於「真愛派」,也可當作在找長期關係伴侶上的標準(「長期關係」可以參考〈我們幹嘛要浪費時間?把妹前可以先把這三種「目的」想好〉)。我可沒說真愛派不好喔,只是看個人調性合不合而已,哈哈。

7532999776_6e35763b07_k

任何一個領域只要讀了10本書以上,都可以歸納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思考系統。這個時候再嘗試換個領域(基本閱讀量一樣是10本以上),用同樣的思考系統去拆解這個領域,可能會對原先這套思考系統再作點微調。再換個領域再10本書,一直微調下去,這套思考系統就會越來越圓滿(而且是自己專屬,別人抄不來),越來越接近「道」。

《戰國縱橫》裡的鬼谷子,就是一位得道高人,學什麼東西都是一瞬間的事。儒家的名言「君子不器」,講的就是這件事,得了「道」,我們就不再是「東西」,而是「東西」為我們所用,世俗之學通通都只是工具,問題只剩下要不要用、怎麼用而已。

「從把妹看人性」,這句話我從來就不是唬爛隨便說說的。「兩性之學」真的是值得研究一輩子的學問啊,哈哈哈。

往前翻:〈鬼谷子教給蘇秦的第一堂課:修心〉

 

 



分類:壞男人學堂, 技巧學習

標籤:, , , , , , , , , , ,

10 replies

  1. 目前你的所有文章重看第四遍中,呵呵

    按讚數

  2. 目前你的所有文章重看第四遍中,呵呵

    按讚數

  3. 目前你的所有文章重看第四遍中,呵呵

    按讚數

  4. 原來你也在看戰國縱橫XD可惜台版斷尾了,陸版下一集明年才會出

    按讚數

  5. 我們在讀書時要緊扣著自己想解決的問題去讀,再透過寫心得報告去組織自己的想法。

    這段完全打開我這一段時間的疑惑,原來還可以這樣子做阿! 謝謝啦~

    一直糾結見樹不見林,原來也可以透過見樹去見到一部份的“林”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