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是臺灣人最愛的神主牌

如果過的是「正常」人生的話,那麼,打從小時候開始,我們的父母、師長就不斷耳提面命告訴我們,要好好唸書,考上好的大學,唸好的研究所,最好再拿個博士光宗耀祖一下,雖然唸了博士就不能賣雞排,但總是可以讓父母回鄉過年的時候跟那些三姑六婆親戚臭屁一下,好吧,學歷萬歲。

大多數的臺灣人民都會將學歷跟能力畫上等號,有學歷就認為有智慧,會救國救民,會飛天遁地,被詐騙集團騙了是你該死,賣雞排是件浪費社會資源的事,博士的社會責任就是變出一套鋼鐵人外套對抗老共,或是發明鋼彈對抗來自五大行星的侵略者。

他媽的,博士也是人好嗎,除了比較會玩「唸書」這個遊戲,博士就只是個肉身凡人,而且,大多數的博士都蠻禍國殃民的。看看這精美的政務官陣容。

從日據時代開始,日本人為了把臺灣人民惡搞成好統治的順民,便著手進行威權教育,威權教育就是凡事以師為尊、看到先生要行跪拜禮、看到賢拜要趕快起身恭迎,雖然我認為日本人的文化就是如此,但好死不死咱們華人還有個儒家思想來補刀,於是威權教育和尊師重道雙劍合壁,臺灣人民的思考能力正式一蹶不振。

因此,臺灣人民把對威權的崇拜投射到學歷上面,再怎麼說,畢業證書這玩意兒也是看得到摸得到,不小心弄丟或是燒掉了還可以申請補發,想抹煞掉還沒那麼容易;雖然我們都知道唸過書的文化流氓仍是所在多有,而教育程度不高的創業天才也一直在這世界發光發熱,但沒辦法,當年有畢業證書就跟現在的黨證一樣是一種社會階級的象徵,去偷去搶去買也好,你他媽的就想辦法給老子弄來一張。

拜崇尚權威所賜,我們開始認為只要有張證照就代表實力,升學補習班跟證照補習班貢獻了龐大的經濟產值,每次經過南陽街我都在想,到底這些人在補習班學的東西以後還用不用得到?我自己也待過升學補習班,那些當年滾瓜爛熟的東西他媽的我老早就忘光了,唯一的紀念品就是畢業證書,沒了,更不用說這年頭有多少人選擇升學只是為了逃避社會的現實。

曾經跟朋友在跑步的時候聊天,聊著聊著,談到另外一位經營火鍋店的女性友人,這個小女生很厲害,學歷只有高職畢業,但19歲出來闖天下,經營的火鍋店在內湖已經有聲有色且頗具規模;我這位跑友很異想天開的跟我說:

「ㄟ,我們也來開火鍋店好不好?」

「啊?」

「對啊,你看這個小女生才高中畢業就能開火鍋店,我們這些碩士一定可以弄得比她好。」

平心而論,我對餐飲業一點都不熟,真要我去弄可能會把錢敗光然後跑路;再回過頭來看我這位朋友的思維,其實就是現今政府高層用人唯才的標準想法,而這個「才」,就只是學歷而已。

然而,不論是企業界或是政界,用人唯學歷的思維除了展現了臺灣人盲目崇尚學歷的一面,我認為還有兩個更深層的原因:

一、共犯結構好橋事情

某些企業或某高官偏愛用某些名校畢業的學生,原因無他,就是學長要跟學弟橋事情比較方便而已,這就跟軍校的概念很類似,你是93級畢業,我是91級畢業,行了,叫聲學長,下課時間買包菸到我辦公室來。

二、出包了可以牽拖

用高學歷份子有什麼好處?其實這是個賽局問題,一個高學歷低能力,另一個低學歷高能力,問題是學歷有畢業證書可以證明,能力卻不像三國志一樣有武力跟智力這種量化數據給你看,兩個人要是出包了,面試高學歷進來的HR、直屬主管還可以跟上級說”他媽的,我哪知道他學歷這麼高卻如此不濟事,不能怪我啊。”,但如果是面試低學歷的進來,理由要是沒想好,那你可能要提頭去見老大。

出社會的這幾年,我看過最瞎的名片是把學歷印在名字底下,每次看到這種名片我都在心裡笑得很大聲,這種名片的潛台詞是這樣的:

「我除了學歷之外,就沒什麼值得說嘴了。」

學歷真的只能唬唬外行人,而且有學歷一點都不代表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延伸閱讀:
〈《上學真的有用嗎》:愚民要先從學校開始〉



分類:教育體制, 教育大事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